【公司新闻】10年云计算行业,站不稳一个盈利巨头?


2021-11-22



最近,云计算行业并不算平静,尤其是在头部阵营。

10月下旬,阿里旗下半导体公司平头哥推出首款自研服务器芯片倚天710,在云计算底层基础领域不断深耕;11月8日,迫于美国限令,传闻许久的华为出售X86服务器业务出售,正式尘埃落定。

两大头部厂商的一进一退,让本就热闹非凡的云计算市场更增添了不少未知。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论是阿里的芯片自研成功,还是华为被迫出售,都是基于自身战略需要所做的决定,目标都是在云计算领域寻找更佳站位。当然,包括腾讯云、京东云等玩家也在展开布局。

那么,经过10余年的混战,中国云计算市场现状如何?阿里、腾讯、华为等玩家各自又有何优劣势?



一超两强领跑,云计算仍亏损

2006年,亚马逊第一次将其弹性计算能力作为云服务售卖,标志着云服务作为新的商业模式正式诞生。

彼时的国内尚没有云计算的概念,国内真正首次出现云计算服务,要追溯到2008年的阿里。阿里巴巴极速发展的电商业务面临大量数据处理而带来的“脑力”危机,传统的IT基础设施难以撑起庞大的数据洪流处理,新的数据处理系统刻不容缓。

当时,阿里巴巴的IT架构十分依赖IOE,但这显然已经不能满足海量的计算需求。于是在2008年,阿里巴巴发起了著名的去IOE行动,在阿里巴巴的IT架构中,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己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飞天(Apsara)系统,目标是将全球数百万台服务器连成一台超级计算机,任何企业、机构和个人只要联网,就能获得即开即用的强大计算能力。



到2009年9月10日,阿里云在阿里巴巴成立10周年的日子诞生。

不过稍显迟钝的腾讯,彼时并不看好云计算业务。2010年,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主持人问BAT的掌门人,如何看待云计算?马化腾表示:它是一个比较超前的概念,可能你过几百年、一千年后,到“阿凡达”时代,那确实有可能,但现在还是过于早了。

作为BAT三巨头之一的百度,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但最终,没有人能逃过真香定律,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巨头在云计算领域再次聚首,当然,华为、中国电信、京东等“云玩家”也先后加入了战局。



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云计算市场保持高速发展,整体市场规模达到了1781亿元,增速超过33%,其中公有云市场规模继续扩大,但增速放缓,预计到2030年将超过2000亿元。私有云的市场规模也同样持续扩大,增速平稳,去年达到了791.2亿元,同比增长22.6%。

云计算市场的繁荣,一方面源于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政策的驱动。2020年8月,国资委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加快国有企业上云步伐。在更早的2018年,工信部就发布了《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提出了企业上云的工作目标,到2020年,云计算在企业生产、经营、管理中的应用广泛普及,全国新增上云企业100万家。

在这一形势之下,全国各地近年来陆续开展“企业上云”行动,推动一大批企业上云。例如,截至2019年年底,江苏上云企业超过35万家,浙江上云企业达到37.78万家。除了政策层面的支持,新冠疫情也刺激更多企业意识到作为数字化、智能化基础的“上云”,“上云”主动性大幅提升。

“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全面云化势不可挡,云将是 ICT 产业的未来,是每个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底座。”余承东曾如此表示。Gartner一组支撑数据显示,到 2025 年,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将关闭 90%,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 100%。

持续热潮之下,云计算市场阵营逐渐分化。数据显示,从IaaS、PaaS和SaaS三个细分行业来看。中国公有云IaaS厂商集中度较高,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占据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前三,占比分别为40.6%、11%、11%,位于中国IaaS代表厂商的第一梯队。从PaaS细分市场来看,排名前五的厂商分别是阿里云、腾讯云、天翼云、华为云、AWS以及金山云,占比分别为37%、13%、10%、5%和5%。从SaaS细分市场来看,2020年H1我国企业级SaaS主要以金蝶、用友、Salesfroce、腾讯、SAP为主,其中金蝶市场份额为5.8%,用友比重为5.3%,腾讯市场份额为2.6%,SAP市场份额为2.6%。

不过,虽然市场空间辽阔,玩家布局也渐趋稳定,但亏损问题依然是行业性难题。以绝对的头部厂商阿里来看,其2021年3季度云计算业务收入大增60%至148.99亿元,但经调整EBITA为亏损1.56亿元,结束了连续三个季度的正向盈利。

已率先上市的三家中小云服务厂商陆续发布了今年二季度财报,也是清一色的亏损。2021年上半年,青云科技营业收入2.49亿元,亏损达1.47亿元;优刻得(Ucloud)营业收入15.06亿元,净亏损3.24亿元;金山云亏实现营业收入39.87亿元,亏损6.08亿元。

也难怪乎,李彦宏在百度云2020年的OKR中增添了利润指标,“Robin(李彦宏)对百度云的要求就一点:扭亏为盈。”实际上,不只是百度,所有云计算厂商都在渴求云服务业务盈利。



因此,可以看到国内云服务厂商显然与AWS云服务部门动辄数十亿美元盈利能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国内厂商的业务构成所致,这也是以阿里、腾讯、华为为代表的国内云服务厂商业务,多集中于IaaS层提供最为基础的服务功能,这直接导致了盈利能力的硬伤。



生态与服务是未来

从2010年到2012年,是阿里云最艰苦的三年,由于没有作出成绩,连续几年阿里云团队都面临着外界的压力,甚至一度传出“阿里云要被撤掉”的消息。

但认定方向的马云,却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投资的赛道。2011年,马云在内部讲话中称“每年给阿里云投10个亿,投个10年,做不出来再说”。2015年,阿里集团宣布向阿里云战略增资10亿美元用于在全球加速部署数据中心,而当年阿里云的收入只有12.71亿元。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虽然已经过去10年有余,整个云计算行业似乎仍没有度过投入期,持续的亏损仍然盘旋在行业上方。



云计算,本质是一种To B综合性服务的统称,按客户部署方式分类,云计算可分为公有云、私有云及混合云三类,按服务对象和层次划分,可分为laaS、PaaS 和SaaS三个层次,如果说云计算扮演的是水电厂角色,那么,水电厂建造供水发电设施(IaaS服务),地产商设计建造水电线路(PaaS服务),装修公司安装电源插座水龙头(SaaS服务)。

这其中,阿里云、腾讯云与华为云多数聚焦于IaaS层,在 PaaS 层的工具销售上,都采取与云搭售的模式,而这样的业务架构,就决定了各大厂商之间底层硬件资源的高度同质化,也决定了IaaS产品的高度同质性。在产品使用功能相似的基础上,价格成为影响IaaS厂商成交的主要因素,此前甚至出现过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厦门政务云项目、中国移动一元中标温州政务云平台等典型事件。

为了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持续的价格竞争似乎就成为了必选项。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亚马逊AWS一共降价82次,此前在2013年12月18日,AWS、IBM和微软Azure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国内厂商纷纷降价予以回击。尽管降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获取市场份额、扩大客户规模,但频繁的降价势必会影响云计算厂商的盈利能力。2020年,苏宁云、美团云先后宣布下线。

当然,阿里、腾讯、华为等厂商为突破对于硬件边际成本的追求,正在通过寻找差异化竞争优势改变这一现状。比如服务器自研芯片,不久前阿里巴巴旗下半导体公司平头哥推出自研云原生处理器芯片倚天710,该芯片针对云场景的高并发、高性能和高能效需求而设计,将领先的芯片设计技术与云场景的独特需求相结合,基于最新ARMv9架构,内含128核CPU,主频最高达到3.2GHz,能同时兼顾性能和能效比。

而更早之前,华为即推出了鲲鹏920服务器芯片,该芯片是华为基于ARMv8指令集研发的高性能服务器处理器,7nm工艺,最多64核心,支持8通道DDR4内存及PCIe 4.0协议,相比竞品内存带宽提升了46%,网络带宽提升4倍。基于此,华为还推出了TaiShan服务器适合为大数据、分布式存储、原生应用、高性能计算和数据库等应用高效加速,旨在满足数据中心多样性计算、绿色计算的需求。

实际上,不止阿里和华为,腾讯和百度也在加速服务器芯片的布局,这一方面有对英特尔、AMD等核心供应商风险规避的意图,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基于各自业务现状,提升计算能力和服务能力的需求。

与此同时,“生态”也成为了云计算厂商频繁提及的词汇。



从历史上来看,阿里巴巴最早做B2B,后来做淘宝、天猫、支付宝,一直都服务于中小微企业,可以说是中国最懂中小微企业的科技公司,其核心优势就在于对“水、电、煤”等基建商机的敏锐嗅觉,一直醉心于互联网基建服务。

腾讯云的突破口则在于其投资的多家明星公司的云服务合同,如滴滴出行、小红书、斗鱼……逐渐打开了局面,而且,腾讯还利用在游戏领域的技术积累搞定了大部分游戏公司,以此为突破口,将业务逐步推进到政务、金融、工业等领域。

而华为则是从硬件切入,算是“半路出家”。但无一例外,上述云计算三巨头都将目光投向了“生态”。2018年,华为云提出“黑土地”理念,即所有的应用都孕育、生长在云计算的土地上,随后华为又先后提出“普惠云”、“智能体”概念;阿里方面,2019年6月18日,钉钉被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一年后阿里云总裁张建锋推出“云钉一体”战略,为阿里云拓展了向上和向下延伸的价值,同时也是阿里云向PaaS层延伸的抓手;腾讯方面,设立SaaS生态计划,以协助SaaS供应商的发展及促进企业客户的数字化,并推出了企业应用连接器,实现横跨不同SaaS产品的统一账户登录及数据连通,使SaaS供应商更有效地开发及交付产品,同时协助企业客户更好地协调多项SaaS解决方案。

为了能将生态落实到位,2020年,阿里云宣布要在云计算领域投资2000亿元,腾讯则表示要投入5000亿,9月底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云CEO张平安表示,华为在“云”研发上的投资已超1000亿人民币……

显然,在实现盈利之前,与计算厂商的投入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尤其是在云服务市场尚处于增量阶段,各家的主要任务仍然是获取更多的用户订单,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除了不断增强基础设施投资之外,构建生态、算力等差异化竞争优势将至关重要。

政务云巨头争雄



滴滴赴美IPO以及之后的一系列风波,让更多人关注到了数据安全的重要性。

实际上,云计算的安全问题始终是外界对于云厂商的核心要求之一,而对于此项要求最为严格的当属政务云,而恰好,政务云是整个云计算行业中最具潜力的细分市场。同时,对于云服务厂商而言,政务的G端是一个旱涝保收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尽管基于IaaS的盈利点依然低,但单量大,足够稳定。

因此,知名券商中信建投曾分析指出,云厂商的收入增长速度高于我国主流互联网公司的增长速度,政企客户正逐步接力互联网客户成为云厂商未来主要增长的驱动力。Frost & Sullivan的报告显示,2019年,互联网行业客户的份额占比降到了三分之一,中国政务云则实现了高增长,政务云规模占比约为29%。

更重要的是,这种高增长还将持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预计,至2023年政府和大型企业上云率将超过 60%。而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政务云行业研究报告》预测,2023年政务云市场规模将达到1114.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0.6%。

现在,这一趋势又迎来了政策上的推动力。8月,天津市国资委《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要求企业已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台的信息系统,租约到期日起2个月内全部迁移至国资云。此前,四川、浙江国资云项目建设都已开始。

在这一项目大潮中,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PaaS层公有云厂商将通过技术手段赋能国资云平台建设。政务等传统领域要求云厂商除了交付标准的产品外,更需要躬身入局提供项目制式的服务能力,更懂业务、流程、更强调时时在线的服务能力,而非产品型的或者通用型平台。

华为云,无疑是政务云中最受关注的一个。



不久前,IDC发布报告显示,中国政务云基础设施市场的总规模达到了270.6亿元,增长高达24.03%。其中华为云在政务云市场占有率32.2%,浪潮云、紫光等厂商排名第二、三位,也高于阿里云、腾讯云等行业巨头。

据媒体报道,从去年12月底到今年6月,从最北边的黑龙江,西至甘肃、陕西和四川,中至湖北,南到湖南、云南,华为三位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胡厚崑、郭平轮分别进行了密集拜访。为更好服务政府用户,华为从2019年底进行了更为细化的架构调整,将政府业务又细分了数个组织一一对应国家部委,比如海关、水利部、工商总局等。

实际上,华为最初就是凭借“安全”开始受到政企用户的青睐,华为也为此制定了“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的“三不”市场策略,到了2020年,这一策略又增加了“赋能应用、使能数据、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的“三能”。

目前,通过华为云Stack解决方案,华为云实现了在线集中运维或本地化运维,为客户提供云服务;面向云原生2.0,华为云基于擎天架构发布“以应用为中心”的云原生基础设施,加速企业应用架构升级。不久前,华为云对外传递出一则消息,即“华为云接下来将帮助政府客户建立从建云、上云、用云、管云的全流程体系,实现数据聚合、打通、共享,持续赋能上层应用。”

当然,政务云的蓝海并非只有华为云一家实力厂商。截至目前,浪潮云也已建成了中国最大的分布式云体系,涵盖288个分布式云节点,基于统一的OpsCenter,实现了持续性迭代升级;服务我国245 个省市政府、2 万个政府部门、128 万家企业,具备16 大类 200 多种产品及 1 万个业务场景服务能力。总体上,与华为云形成了胶着的竞争态势。


就在华为加速政务云布局的同时,云计算龙头阿里云与腾讯云也在采取积极姿态。今年上半年,阿里云高层或相关负责人同期也拜访了河南、安徽、山西、福建、云南、湖北等省及一些地市的主要领导。

在今年5月的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重点强调“做好服务”大战略,宣布为全面服务政企客户,完成新一轮组织调整,一是设立了18个行业部门,做行业数字化创新;二是任命了16个分公司总经理,负责16个区域的本地化运营,包括与本地客户建立连接,建立本地化生态。

腾讯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不过与华为云亲自下场不同,腾讯、阿里的做法更等同生态集成。即在固有的技术能力的基础上,腾讯阿里选择与合作伙伴一同进军政务市场,如腾讯云和东华软件之前就携手拿下不少政府大单,再如阿里云和朗新数据携手拿下云南大单。

因此,在PaaS和SaaS层面的核心区方面增强投入,几乎已经成为巨头们的共识。利润稳定、市场巨大,可以预测,政务云市场已经成为云计算厂商的必争之地,强者继续变强,弱者奋勇争强,打硬仗已是在所难免。

在云计算万亿级别的市场中,激烈的竞争从未止歇,5G技术的普及、车联网、数字化等趋势都在让云计算发挥出更大的潜力,也吸引着更多的玩家进入与进化,但亏损依然是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而“生态”一词极有可能会成为未来能否盈利并最终实现领跑的胜负手,政务云等细分市场的争夺也将是玩家们的大考。

只是,不确定性仍存,向前是云计算厂商的唯一出路。



下一篇: 暂无